新时达跨界“踩雷” 资本“失意”,副总经理辞职!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05 13:44

近期上海新时达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发生了高层人事变动,曾逸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副总经理职务,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后仍在公司继续担任董事、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公司董事会聘任易波先生为公司副总经理。公司2018年披露财报显示,曾逸税前薪酬为46.54万元,截至2019年7月17日,曾逸先生持有公司股份总数为22,629,506股,占目前公司总股本比例3.65%。

深交所要求新时达说明后者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变动幅度与营业收入变动幅度不匹配,以及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薪金流量净额为负、第四季度却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

2018年度,新时达实现营业收入35.15亿元,同比增加3.2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1亿元,同比下降289.36%,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822.63万元,同比下降28.14%。

新时达称,报告期内,其主营业务、主要产品及其用途、经营模式均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营收增长、经营性现金流下降,主要系工资薪酬支付增加较多导致。

2018年度,新时达电梯控制类产品、节能与工业传动类产品、机器人与运动控制类产品的毛利率较上一季度分别下降5.35%、7.24%和1.36%。新时达回应称,2018年电梯行业竞争加剧,机器人及运控产品增速放缓、关键部件供应不足、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汽车行业销量下降,竞争激烈等不利因素,导致了公司各类产品毛利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对于2018年的骤然亏损,新时达方面表示,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子公司众为兴受行业状况影响,净利润大幅下滑;同时子公司晓奥享荣大客户之一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及其相关方出现资金链紧张、经营困难的情况,晓奥享荣对相应的应收账款和存货也随之“坏账”,因此,对这两家子公司共计提商誉减值2.9亿元,从而造成了业绩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4年至2016年业绩承诺期内,众为兴净利润曾一度飙升至9000万元,而出了业绩承诺期,净利润则迅速滑落至2017年的7421.28万元、2018年的2845.41万元。至于晓奥享荣,在2016年、2017年曾超额实现业绩承诺,进入2018年后,因亏损,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3.46%。

汽车产业入冬的影响还在继续。2019年6月24日,新时达方面披露,因汽车行业不景气,公司决定对此前可转债募投项目——“汽车智能化柔性焊接生产线生产项目”,在项目实施主体、募集资金投资用途及投资规模均不发生变更的情况下,拟对其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的时间进行调整,由原计划的2019年5月31日延长至2020年5月31日。

服务热线